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偷一株梅花,送你

时间:2020-06-23来源:感情文学网

显然,在少年念书时节,我确乎做了许多坏事:闹课堂,打架,逃学,看黄书,和班主任斗狠,在老师寝室门楣贴"厕所"纸条,较之其他同学,可以说劣迹斑斑,胆大妄为,

1978年,我考上重点中学15中,大喜过望;因为初中前二年半,我还是差生;英语10分以内,物理化学30分以内,数学语文常年在及格的地平线上挣扎,唯一稍好的是政治,我记性好,总能背出七八十分……除了邻居同学牛琳琳的妈虚心假意夸我能行之外,父母和老师都没有指望我考上什么高中;可就凭我一点小聪明,凭我半年的刻苦,加上神出鬼没的作弊手段,居然成了为数不多的"分槽喂养"的重点生,初中许多班干部,平时成绩似乎高出我许多的同学,都被贬出长安,流放到偏远的普通中学去了,按道理,我应该在快意人生之际,更上一层楼;可我旧习难忘,恶习难改;在重点中学,我更是差生的差生,而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为快,

当然,干种种坏事,不光单打独斗,还经常邀约志趣相投的同学合伙,

15中的中山坡两侧,原先种植两排腊梅树,树干粗壮弯曲,龙盘蛇绕;树枝旁逸斜出,疏密有致;寒冬时节,盛开的腊梅花,在雪地里,在灰黑的屋墙的映衬下,金光灿灿,如同大片的盛开的欢乐,大片盛开的笑容,张扬着冬天的温暖和幸福……

我总忍不住去偷折一枝,掖在怀里,插在水瓶里,满屋都是清香,折梅枝,被老师们发现就会遭殃,课堂上训斥,全校点名批评;特别是那个主任秃头熊,老在高音喇叭里大喊大叫:"又是高一八班干的!又是那个范刀剑干得坏人坏事!要严惩!"

一次放学后,我在树干上翻单杠玩,却将树干压断了,于是,干脆掰下,翻墙回家插在女同学牛琳琳家的花坛中;她妈妈宋阿姨强拉我保定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吃饭还满嘴谢声不迭,牛琳琳端着饭碗一会儿撇着嘴说些鄙夷我行径的话,一会儿在饭碗后抿着嘴偷着乐……

秃头熊疯了似的闯入教室,大声咆哮:"肯定是你们干的!男生干的!那么粗,那么粗的树枝,女生是掰不动的,啊?要严查,要严查!简直是在挖祖坟!这么粗的树干肯定是用锄头挖下来的,"

秃头熊气急败坏地表演了一轮又一轮的手舞足蹈,唾沫四溅……没抓住现行,我就若无其事,虎啸熊嚎浑不觉,趴在课桌上用课本遮住脸,撇起嘴唇吹起蛐蛐的叫声,声声悦耳……

春天来了,梅花渐渐凋谢,直至剩下稀疏的绿叶,同学们都在埋头学习,我不是逃学去找校外哥们偷鸡摸狗,就是跑到省图书馆去看诸如<青春之歌><三家巷><西厢记>等等黄书,

一天放学时间,我走进我们家前那条小巷时,远远见牛琳琳站在她家门口向我招手,我赶紧走过去,伸出右手:"牛琳琳同志,好久不见,"我学着书上的情节,想握她的手,她一把打掉我的手,还呸了一声,我只好嘿嘿的讪笑,自小一块长大,两人爱打架;蒙学前, 我打不赢她,上学了,我又不能打女生了;虽然牛高马大的她经常挑衅我,

"告诉你一个不幸消息,"她双手叉着腰,严肃的告诉我,"中山坡的梅花树,移栽了,"

"这是什么不幸?莫非移栽不当,全死光了?"她家喜欢养花养草,她也懂花草习性,

"你傻呀!今天移栽的,怎么就死了?再说这个季节移栽是不会死的,"她站在门槛上,居高临下,一手还叉着腰,伸出另一手在我额头上指指点点,

我有点恼火了,"你站下来说好不好?完全像我妈在训斥我,你又不说完,我哪知道你什癫痫手术治疗后是否不会复发么意思?"

她走下来,俯身在我身上嗅来嗅去,我不知所措,却看见她的黑发丝的遮掩下的一片洁白颈脖,不知怎的,心中突然一阵异样,血涌上头,

"你到哪儿混了几天?满身臭味,"她命令:"快告诉我!"

"今天踩鸡子,不小心踩进茅坑了,"我老实交代"我在水塘里洗了,等晒干了,才穿的,"

"那好!"她又站在门槛上了,眼睛望着远方天空,平静的说:"今晚,去挖一株梅花树送给我,"

我吓一跳,"偷一株梅花树?"

"对,"

"在哪?"

"在办公楼前原先的小草坪,"

"才移栽到那儿?"

"对,才移栽的,埋的土还是松的,正好挖,"

我偷鸡摸狗还可以,盗窃国家财产,可不能,

"不挖!"

"就要你挖!"她也斩钉截铁回答,

"凭什么?"我气哼哼,

"就凭你会,你敢!"

"不去,"我不是那种经不住表扬的人,

她望着我,半天才说"我不理你了,"

我摇头,不做声,

"以后别再来我家蹭饭吃了,"

我还是摇头,

忽然,她大声说:"我马上告你妈去,说你成天背着书包假装上学,却旷课逃学到外面鬼混,还臭不可闻!"

这下击中我的七寸了,我妈会用身边的什么火钳呀,鸡毛掸呀,小木凳呀--反正抓到什么就什么--把我打得体无完肤的,我是不敢反抗的,不然暴烈的父亲的家法还要郴州看羊羔疯哪个好残酷,

我投降,小心翼翼的问她:"怎么去偷一株梅花树,送你?"

她笑吟吟的说:"好,我给你准备工具,晚上12点去,"

啊,魔鬼!

我将翻斗车放在院墙外,先将十字镐和铁锹扔过院墙,退后几步,一冲,蹬上墙壁,双手紧扣墙头,用力,翻上院墙,看看办公楼,黑灯瞎火,我凌空跃下……

"哎哟!"脚心一阵剧痛,跳在他妈的十字镐上了,幸亏没有跳到铁锹的锋刃上,

我赶紧四周瞅瞅,到处想死灭了一样,世界只剩下了我……

这儿黑暗静悄悄……

啊,梅花树林,月光下,蟒蛇一样交缠着,似乎在滋滋滑动,脊背上闪着银灰色的磷光,树叶低垂,好像在发出幽幽的叹息……

我吞了一口唾沫,扛起工具,壮胆一拐一拐的钻进密林,

按照牛琳琳的指示的方位,我找到了那颗最小的梅花树,它挤在大树间,缩成一团,在和暗中沉默着,但我知道它没有睡眠,因为我能感觉到它的身躯的微微体温,并且还散发着细细的清香,我握住它,它的生命我手中悄然无息的生长……

弯腰用十字镐照树根周边挖下去,湿湿的,松松的,好挖,

可待用锹来铲土时,就大不妙了,湿土粘在锹面上,很难甩脱,只好手脚并用,手抓脚蹬,弄得浑身是泥,但还是进度不快,我恨不能用嘴吃掉这些泥巴……

都怪牛琳琳太坏!

我一边挖一边将牛琳琳恶鬼婆娘臭婆娘乱骂,如果将来做我老婆,我一定报仇,天天晚上带她到乱葬岗去看磷火,看死尸去……吓死她,吓她个半身不遂,中风偏瘫,终生不能再欺负我了……

长治哪个医院是专治疗羊羔疯的

当然,如果她认错了,苦苦哀求我,我先翘着二郎腿假装不答应,直到她害怕的哭泣了,我再答应,不整治这婆娘了……唉,她愿意做我老婆吗,我仔细分析,还是不大可能,将来她肯定能考上大学,我还在社会底层混日子,她就是喜欢我,也不会嫁给我的,哼,女人都他妈的世态炎凉的很,才不理会青梅竹马呢,才不管同学少年呢,什么梁山伯与祝英台,假的,不过就是那样,我也不会去自杀,变什么蝴蝶的,我可以把牛琳琳带跑,去周游世界,每天睡水泥管道,铺上稻草还是很舒服的,我把大捆稻草让给她,她一定会感动热泪盈眶的……

我一边挖,一边不知不觉流泪了……

小腊梅树终于挖起来了,可连根带树起码有一百多斤,我把它扛到院墙下,却发了愁,不能扛过院墙的,推也不好推,我又开始咒诅起牛琳琳来了,并埋怨她害苦了我,浑身上下没有不是泥巴的,脸上有,颈脖有,手有,脚有,连肚子,皮带都有……啊,皮带!我灵光一闪,好办了,

先把工具甩过墙,脱下长裤,抽出皮带,把湿漉漉的裤子也甩出去,我将梅花树立起靠墙,攀上树,讲皮带系在树梢的叉丫处,手捏皮带攀树爬墙,坐上墙顶;我使出平生所有气力,憋住喘气, 摇摇欲坠的将沉甸甸的家伙拉上墙,再慢慢挪过墙顶,一把推下!

宽阔的马路上,路灯昏暗明灭,路面如洗,静静的向远方延伸……

一个黑乎乎的鬼影似地的少年,赤膊赤脚满面污泥,推着一辆小翻斗车,车上按睡着一株梅花树,默默走在人生的一条道路上,在黑暗的混沌里,在黎明的觉醒中……

走到巷口,忽然看见一只黑犬,它坐在路灯下,开始向少年吠叫起来……

2012,6,8,草,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