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紫色的回忆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感情文学网

一 紫色连衣裙

六月去了,只把一丛一丛的葱茏留了下来,到了七月,越发葱茏的浓重了,只要一搭眼,漫山漫坡的绿就会扑过来,迷了眼。风是软的温热的,裹着一股绿色的气息。天已经热到了小火红泥,摇着蒲扇,翻着日历,数着光阴,再有个把月,又是了。就愕然,这是跑着过的呀!

一直以为,手里攥着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随意的挥霍,一转眼,真的就是一转眼,时间就从指缝间漏没了,照着镜子,数着眼角的皱纹,多了几许,也深了几许。这些纹路,都是不经意间划下的,一道一道的,纵横交错的,一个年轮一个年轮的,就老了。

白天在班上,看见好友杰子穿着一件紫色碎花棉布长裙,招摇着,有些惹眼的精致,心就那么动了一下,很热烈的。

晚上回到家,就翻箱倒柜起来,不日床上已经堆满了昔日的衣裳,紫色的居多,紫色中浅紫色的居多,满满的都是昔日的温暖和味道。一件一件的翻看着,又捡着喜欢的穿在身上在镜子面前欣赏着,昔日那些欢喜的味道一次次的被重温着,仿佛了,仿佛又活回来了。

其实不为去穿,只为再看一看,有的样式觉得有些不适时宜了,这两年好像没有再置办紫色的衣裳。这挚的紫色什么时候被自己忽略了?是不是因为年龄的关系?还是的压力让自己的那些属于本真的东西颓废了?( 网:www.sanwen.net )

心就有些的茫然和颓废,再没有了开始的那份兴致。有些心不在焉的一件一件的叠起。就看见了一件浅紫色的上面点缀着深紫色牵牛花的连衣裙来。裙子很小,是一件的衣着,上面透着那个时代的粗糙,样式也很呆板,圆领无袖,腰部的两端各有一条同面料的带子,在后面处系着一个蝴蝶结。裙子已经很旧了,上面有几处缝补过的痕迹,那是缝织的,想必母亲当初也是尽了心的,缝的极仔细,时过了三十几年,针脚依然的小巧密集灵秀。

想,母亲是将一个少年紫色的心思缝织在这件裙子里了,那些泛黄的就在那绵绵麻麻的针脚里涌了出来,铺满了我眼前的所有的时空,心一下子就满了。

记得应该是十一岁吧,也是红红火火的七月,我生了一场病,高烧不退。村里的医生视感冒治疗了几天,无效。只好把我送到县医院。那天是星期六的下午,因为高烧持续了癫痫有什么土办法吗几天,我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那时候可比不得现在,因为去晚了,错过了血液化验的时间,用医生的话说高烧的原因查不出来,不能随便用药。父亲只好听从医生的吩咐,在我的身上放满了装着冰块的瓶子,做物理降温。在那些冰块的作用下,我真的就清醒了过来。就看见了邻床的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穿着一件浅紫色的带着深紫色小星星的连衣裙,觉得万分的好看,心一下子就被抓住了。就痴痴地盯着人家看,只看得小姑娘对我撅起了嘴巴,刚才还友善的眼睛里充满了敌意。

父亲和那个小的母亲都发现了我痴痴的样子,都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我。我害羞的把头蒙在了被子里,一时间竟是觉得自己很委屈,悄悄的落了眼泪。

我喜欢紫色,觉得那些红的绿的黄的蓝的都太过媚艳太过妖俗了,只有紫色才够清雅才够高贵。觉得它如水般轻盈,如云般飘逸,如细般细腻,清雅中夹杂着淡淡的,清新中裹藏着纯纯的古朴,高贵中沁透着浅浅的落寞,神秘里释放着幽幽的浪漫……她的曼妙让我痴迷,情有独钟。从芊芊一路走来,走过晨曦黄昏,走过四季,一如既往的爱着她,不离不弃。

小时候随亲上山,他们或者割柴,或者采蘑菇采野果,我就在山上玩耍,抓蚂蚱,最多的时候是采野花玩,我采的往往都是紫色的野花,那时候也说不出为什么,看见紫色的东西,就喜欢的不得了。采的多了就给自己编一只花环戴上,深的浅的浓的淡的紫色花环戴在头上,就跑到母亲跟前让母亲看,母亲就说我是紫花仙子,我高兴的又蹦又跳着跑开。就给母亲也编个花环,也是紫色的,戴着花环的母亲可着劲的笑,就说我是紫花小仙子,她是紫花老仙子。

野花中最喜欢的是淡紫色野灯笼花,一盏盏小灯笼似的,有些雾感的透着淡淡的紫色的爱意。只是那种小野花,一离开土地就会枯萎,我往往为它的凋零难过。细心的母亲知道我的心思,就告诉我,用手攥一个湿土团,把野灯笼花插进湿土团里,它存活的时间能长些。我如法炮制,果然,插在湿土团里的野灯笼花能活到我离开山的时候。我往往在山上做好多的湿土团,每个上面插五六只野灯笼花,聚在一起像一个袖珍的小花园,那里面绽放着唯一的花种,野灯笼花。有时候没枯萎的也会带回几枝回家观赏。父亲怎么会知道一个小女孩子的心思呢?

星期一的上午,我的病因出了结果,患的是鼠疫病的一种,斑疹伤寒。要转到传染病医院接受治疗。临行前,我又用极其留恋的目光看了看那紫色的爱恋,患上了癫痫病要去哪治才能好觉得自己是很难拥有了,哪怕这样的拥有也结束了,心里就有了和小小的遗憾。

住了七天的医院,出院那天我已经忘了那紫色的诱惑,全心思都在病愈的喜悦中。和父亲在车站候车,离开车的时间还有小半天的功夫,父亲说带我去百货大楼逛逛,我欣欣然。

我拽着父亲的手走在皇宫一样百货大楼里,玲琅满目的商品,惹眼的璀璨,那感觉就是红楼里刘姥姥逛大观园——眼花缭乱!一切都是没有见识过的新鲜。父亲问我要些什么,我的那个心思被父亲勾了出来。我说出了自己的愿望,父亲这次恍然。我和父亲一个柜台一个柜台的寻找,还真的找到了那样的连衣裙,样式相同,色泽相同,只是图案不一样,深紫色的小星星换成了牵牛花。我抱着裙子走在七月暖暖的阳光里,这是我的第一条裙子,是我极喜欢的颜色,那时刻,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的女孩。觉得阳光是紫色的,天上的云彩是紫色的,风也是紫色的,其实我的是玲珑剔透的紫色的,那紫色里落满了阳光,暖洋洋的,是一种极限的温暖和欢喜。

三十几年的岁月,这件小裙子给我的和温暖一直铭刻在我的深处,每次开启,都会鲜活如初。父亲已经离开我三年多了。想父亲的一生其实是奉献的一生,他做了二十多年的村里的党支部书记,在村里他是一个好干部,在家里他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都说如山,父亲给我的爱既有山一般的伟岸深沉,也有溪水一样的细腻绵长。大到生活中的一些决策,小到诸如为女儿买一件衣服的零星小事,都能到那份父爱的丰盈与厚重。

三年多,每一次跪拜在父亲的坟茔前,?难减半分。一次次的问父亲:“爸,你在那面过的好吗?”可是就是在里,也没有得到父亲的回复。想,父亲是不想女儿过度的思念他,而用这种决绝的方式彻底的走出了我的生活。可是,父亲怎么会了解一个女儿的心思,那种血脉相连的思念如何能被时间冲淡呢?

此时我把小裙子抱在怀里,仿佛是抱着父亲给予我的温暖和爱。

二 紫色爱恋咖啡店

有人说恋上紫色的,都是爱的女人,有着多愁善感的品性。也许是对的,我爱做梦,也多愁善感。总是梦见自己站在那座开满紫色野灯笼花的小山上,穿着紫色的裙裾,颈上一条紫色的丝巾,身上的紫衣与地下的紫花一起在微风中飘荡,紫了一地,一种曼妙的决绝,是梦非梦,似花非花。小小的心里就拥满了对紫色的向往,等自己长大了,就买紫色的衣服穿,一定都是紫色的。阜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果真,长大了,就把自己穿成了一个紫色的女人,紫色的风衣,紫色的裤子,乃至鞋子、帽子、袜子等等,一贯的紫色,就是那些小玩意小物件也通通的紫色。我的居室也是一个紫色的世界,日用品和床上用品皆是。我常常静静的宅在自己紫色的王国里,嗅着她与众不同的清新淡雅,心间流动着淡淡忧伤的绕指柔,和那浅浅落寞的曼妙。

一阵电话铃声,把我从记忆中拉回到现实里。

是杰子的电话。出来,紫色爱恋咖啡店。

正和我意。丢下满床的紫色,跑下楼,直奔紫色爱恋咖啡店。

这是一间布置非常雅致的小咖啡店,里面的所有都是紫色搭配而成,深的浅的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浓处几许淡淡的涂抹,浅处几点深色的点缀,有着极致的恰到好处。每来一次,我就感叹一次,从骨子里佩服那个设计者。

几个服务小姐也是深浅的紫色搭配的装饰,浅紫色的旗袍,深紫色的满镶边,在右侧的下面一朵深紫色的紫罗兰灿灿的盛放着,仿佛放着幽幽的紫罗兰香似的,使得它的主人一个个身上都染上了,一经在面前走过,就留下好闻的紫罗兰香味来。深紫色的高跟鞋,彰显着腿部的修长。高高绾起的发髻上。斜插着一根深浅紫色缠绕在一起的簪子,一粒小指头大小的透明的紫色珍珠随着脚步的移动微微的摇动着,那种精致的东方美,说不出的雅,描不好的纯。

用眼睛找到了杰子,还是靠窗子那个座位。杰子已落座等候,两杯”紫色蓝咖“也落座在浅紫色的台布上。在紫色的灯光里,杰子也变成紫色的了。

“这位女士,我可以坐下来吗?”

我从来不一见钟情,可是他就那么轻易的走进我的一见里。见识的都是穿紫衣的女人,男人就少见了,他却穿着一身紫色的衣服,那么优雅的站在我的面前,用眼睛意示着我旁边的空着的位置。

“当然可以”我掩饰着自己的惊慌。

“喜欢紫色?”他问,“我也喜欢。”贴上的一句就把我的心牵动了。

他也要了一杯“紫色蓝咖”,两杯浓淡相宜的紫色爱恋,或者编织的是同样美丽的紫色梦吧?

他用小勺子优雅的搅动着杯子里的泛着幽幽紫光的咖啡。我也拿着小勺子搅动着,心里一波一波的涟漪微澜,他会是怎样的心思呢?

他说:“你的漂亮不是表面的,是骨子里的。你雅致的让人心疼!”

安徽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

或者一直都渴望有一段紫色的,渴望他的浪漫他的优雅它的与众不同。我和他的爱情就那么水到渠成,只有一个紫色的铺垫,就足够了。

“将来我为你建一座紫色小屋,还有一座紫色花园。那才配你”我笑,他抓住我的手,手心向上把电话号码写在我的掌心里,然后用嘴夸张的轻轻的哈着气,见墨迹干了,把我的手合上,稍用力的握了一下,又把自己的手心向上,摊在我的面前,另一只手把那只笔递给了我。我犹豫了一下,微笑,告诉他,我会打给他。他也笑,有些自嘲的把我的一只手放在他摊开的掌心里。我感到了暖暖的潮。

他送我到楼下,我停下告诉他我到家了,他恋恋不舍得放开我的手,随后轻轻的把我拥在怀里,在额头上印下我们相识的第一个吻。

望着路灯下他的背影,我忽然就有了一种冲动,想追,搂住它的后腰,轻轻的告诉他,我喜欢那个紫色小屋,还有那个紫色的花园……可是我没有,脚生了根似的扎在地里,就那么看着他渐行渐远,消失在远处的色里。心不禁染满了五味杂陈。

我轻轻的走上楼打开门,却见老公坐在沙发上睡着了,轻轻的开门声还是惊醒了他。

“累了吧,洗澡水给你烧好了,洗洗解乏,我去卧室了。”

我走进浴室,看了看手心里的那一串数字,犹豫了一下,打开水龙头把手伸了过去……

浪漫的紫色,塑造了一个美丽的梦,顷刻梦醒了。感觉身边的平平淡淡的幸福,其实味道很纯。

“嗨,发啥呆?遭遇爱情了?”杰子捅了我一下。

清醒过来,歉意的笑笑。这一段小插曲是杰子所不知的,她如何懂得。

小小的咖啡店已经满了座位,多半是情侣,在紫色的浪漫里卿卿我我的腻爱着。就想明天也去买一件杰子那样的紫色碎花棉布长裙,还要配一条蚕丝的淡紫色的丝巾,有微风就能被掀起的飘逸,还要配上一双紫色的高跟鞋,邀老公来一次“紫色爱恋”,喝紫色的咖啡“紫色蓝咖”,让老公这个普通的汽车司机也来感受一下紫色的浪漫。我要挎着老公的胳膊,优雅的走进咖啡店,那紫色的灯光里,满身紫罗兰香的服务小姐款款的向我们走过来:“欢迎先生太太光临本咖啡店!”

老公故作镇静的与我落座,然后按照我教给他的像模像样的开始点咖啡:“两杯紫色蓝咖……”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